微体育吧

这位92班里曾经和吉格斯齐名的天才,也许你从未听说过

曼联时间 曼联时间 2016-05-03 00:00:00

译者注:在曼联92班中,一个名叫阿德里安·多赫蒂(Adrian Doherty)的小伙曾与吉格斯一时无两。然而,伤病断送了这位天才球员。他在27岁生日的前一天英年早逝,留下无尽的遗憾。泰晤士报首席足球记者奥利弗·凯(Oliver Kay)为多赫蒂撰写的《Forever Young》今年5月19日即将问世,向世界讲述这位足球天才的悲剧故事。我们也重新翻译了卫报首席足球记者丹尼尔·泰勒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希望更多的中国曼联球迷知道“阿德里安·多赫蒂”这个名字。

阿德里安·多赫蒂:曼联92班陨落的那颗星

作者:丹尼尔·泰勒(Daniel Taylor,英国《卫报》首席足球记者)

翻译:谭耘天(深圳电视台体育频道解说员,弗格森、内维尔、费迪南德自传翻译团成员)

很可能你从来没有听说过阿德里安·多赫蒂这个名字,更不会知道他曾经是个球员。但是,如果你看过他踢球,就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足球在他脚下时的那些画面。在曼联那帮后来成长为人尽皆知的“92班”的孩子里,没有人会提起多赫蒂的名字。

那时的他,在右边路与瑞恩·吉格斯遥相呼应。很长一段时间里,亚历克斯·弗格森和他的教练团队都在思考,是否多赫蒂才是这两人中更出色的那一个?!堵暮⒆用恰返淖髡咧煌心帷づ量怂担骸八呛芏嗳思乃俣茸羁斓谋叻嬷??!闭馐且徊拷彩雎嘌道返淖髌??!奥那蛱矫瞧兰鬯刀嗪盏佟茏返蒙细胱印?,他真的就有那么快?!?/p>

这位92班里曾经和吉格斯齐名的天才,也许你从未听说过

帕克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就开始关注曼联青训,这多年来,他认为只有四个年轻人是毫无疑问能够成为顶尖球员的:诺曼·怀特塞德、保罗·斯科尔斯、吉格斯(当时还姓威尔逊)和多赫蒂?!暗笔庇懈鼋塘菲缆鬯?,在当时青年队的那批孩子里,只有威尔逊、斯科尔斯和多赫蒂有绝对的把握升入一线队。威尔逊左脚出色,速度飞快;斯科尔斯双脚技术出众,但速度偏慢;而多赫蒂,二者兼有?!?/p>

布伦登·罗杰斯也能为这种说法作证。他和多赫蒂来自同一支北爱尔兰的少年队,在弗格森入主老特拉福德的早期,他们曾一起去曼彻斯特代表曼联学童队比赛。罗杰斯言简意赅:“去问问瑞恩·吉格斯、保罗·斯科尔斯和内维尔兄弟,他们会告诉你,多赫蒂是那个年龄段里最出色的球员?!?/p>

1990年3月,在多赫蒂只有16岁时,弗格森就首次将他招入一线队比赛名单当中?!堵顾固赝肀ā芳钦叽笪馈っ卓怂担骸霸诰憷植磕诓?,大家都期待多赫蒂能够带来乔治·贝斯特一般的影响力。教练团队一直向亚列克斯·弗格森推荐这个来自贝尔法斯特的男孩?!?/p>

事实上,多赫蒂来自蒂龙郡的斯特拉班,距离贝尔法斯特还有几英里,当然这并不重要。米克继续说到:“他的速度和技术在训练中让人眼前一亮。作为一年级学徒,多赫蒂非常羞涩,但在场上却充满了自信。他是一个能在高速下进行盘带,双脚都能射门的边锋?!?/p>

这位92班里曾经和吉格斯齐名的天才,也许你从未听说过

不幸的是,多赫蒂最终没能为曼联一线队出场,他的故事最终成为了悲剧。在他极有可能上演处子秀的前几天,他在一场对阵卡莱尔的二队比赛中膝部受伤:十字韧带撕裂,每个球员最为恐惧的伤势。

他用了七个月时间恢复,然而在复出的那场比赛中,旧伤再度复发。这次他因伤休战超过一年。他再次坚强地复出,但几场比赛后,大家清楚地意识到,他已经不可能恢复到昔日的水准了。和现在相比,十字韧带在当时造成的伤害更大。它对于球员职业生涯造成的影响不仅是阻碍,而是摧毁。阿德里安成为了受害者之一。

他的父亲吉米一直认为曼联在儿子的康复过程中和之后都应该采取更多的关怀措施。事实是,被队友们昵称为“Doc”的多赫蒂并不是那种未来巨星的坯子。他有种放荡不羁的气质,作为球员来说甚至有些古怪。他对于发型、汽车、打扮自己都没什么兴趣,经常穿着松垮而老旧的运动衫来到曼联以前的克利夫训练基地,背着一个吉他。低一年级的罗比·萨维奇还记得多赫蒂“在隔壁房间敲鼓”。多赫蒂带着吉他去参加圣诞聚会,为队友弹奏的也许是鲍勃·迪伦的歌曲。他对足球没那么热衷,而是更喜欢写诗。布莱恩·麦克莱尔说:“他是个无所畏惧、强壮、技术出色的球员,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个性,他的智慧。他热衷于谈论音乐、书籍和诗歌?!?/p>

这位92班里曾经和吉格斯齐名的天才,也许你从未听说过

他的昔日队友们记得多赫蒂逐渐迷失了方向。他自我放逐,甚至一度在普雷斯顿的一家巧克力工厂打工。他曾经为父亲效力过的德里城队踢了三场球,然后就选择了退役。罗杰斯记得他的好友当时希望进军乐坛,网上还能找到他的乐队在斯特拉班的美尔芒特中心演出的模糊视频,演出曲目是他最爱的一首迪伦的歌曲——All Along the Watchtower.

然而他的音乐之路也无疾而终。2000年4月,身为欧冠冠军的曼联在英超拿下8个赛季里的第6个冠军。92班的巨星们在老特拉福德球场绕场庆祝又一座奖杯。同样在这个月,多赫蒂决定去阿姆斯特丹的一间家具公司工作。上班的第一个星期,他在赶早班火车的路上不慎跌入水道。在昏迷一个月之后,多赫蒂在6月9日去世。第二天,就将是他的27岁生日。

多赫蒂会比吉格斯更出色吗?我们永远无法知道他是否有坚强的个性把无限潜能完全释放,但他曾经拥有一切其他先决条件。阿森纳曾希望签下多赫蒂,但曼联的出价更高(帕特·莱斯形容他“快得像一阵风”)。诺丁汉森林的布莱恩·克拉夫也对他有意。曾在德里的摩尔费尔德儿童队执教多赫蒂的马特·布拉德利让曼联开始留意他,前者对他的评价是“我在爱尔兰30年教练和球探生涯中见过的最出众的年轻球员”。比利·宾汉姆在多赫蒂17岁时把他招入爱尔兰U21国家队(弗格森认为他年龄太小,没有应召)。加里·内维尔回忆他是“一个随和的小伙子,跟所有人都合得来,从不惹人生气,就是个非常好的人”。2007年,曼联俱乐部在队刊中缅怀多赫蒂,比他小5个月的吉格斯用“强大”来形容他。在曼联青训阅人无数的帕克说:“想象一个吉格斯、安德烈·坎切尔斯基斯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合体——多赫蒂曾经拥有一切?!?/p>

多赫蒂的故事确实提醒着我们,足球是一个残酷的行业。一次糟糕的落地,一个滞后的铲球,或者膝盖错误的扭动,所有事情都会迅速发生改变。多赫蒂绝非个例。足球世界里充满着被这项运动抛下的人,他们的职业生涯还未开始就已终结,被迅速地遗忘。很多人的人生进入自由落体式的下降。无论主席戈登·泰勒如何遭人诟病,至少职业球员工会里有一些善良的人士意识到,现在这些被足球抛弃的球员们需要得到更多的帮助。

2000年6月16日,阿德里安的父母吉米和杰拉丁、他们的女儿希亚拉、儿子加雷斯和彼得共同参加了葬礼?!兜吕锶毡ā返谋晏馐恰懊裰诘磕畋绲淖闱颉灞Α?。然而,除了《星期日镜报》上的寥寥几句,英格兰媒体鸦雀无声。足球运动这个庞然大物早已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葬礼的第二天,英格兰队在2000年欧洲杯对阵德国队,那支球队里有贝克汉姆、斯科尔斯和内维尔兄弟。报纸有足够的新闻来填充版面。

这位92班里曾经和吉格斯齐名的天才,也许你从未听说过

然而,看过多赫蒂踢球的人们不会忘记每当他拿球时看台上的那种叹为观止??悸堑郊袼?、贝克汉姆们后来的发展,多赫蒂的故事倒真有些“第五披头士”乔治·贝斯特的意味。值得高兴的是,他的故事会被完整地诉说。一本关于多赫蒂的书已经在计划之中,很多知名足球人士肯定会参与其中。

弗格森就是其中一员——曼联前任主帅曾在赛刊中用“风驰电掣”来介绍多赫蒂——此外还有罗杰斯。利物浦主帅讲述了一个他在雷丁踢球时的故事。前曼联门将吉姆·莱顿租借到雷丁时,罗杰斯跟他聊起在老特拉福德的生活:“我问他是否听说过某某或某某青训球员,他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庇谑锹藿芩固崞鹚懈龊门笥?,是个来自斯特拉班的叫阿德里安的小伙子。莱顿抬起头来?!澳闼档氖荄oc? ”,他问到?!癉oc是个传奇?!?/p>

关键词: 多赫蒂 曼联 球员

曼联时间

FergieTime

简介:我们力求做一个只谈曼联且颇富情趣的新媒体.

菠菜机手机版 通榆县| 利川市| 洪湖市| 泽州县| 马山县| 宜州市| 朔州市| 贵德县| 海门市| 马尔康县| 青海省| 苍溪县| 上饶市| 大方县| 湖口县| 华蓥市| 林州市| 唐山市| 新竹县| 平遥县| 宝应县| 东丰县| 樟树市| 龙里县| 冕宁县| 堆龙德庆县| 庆元县| 淮滨县| 南华县| 司法| 怀集县| 宁津县| 安宁市| 南宫市| 尼勒克县| 郎溪县| 永州市| 武隆县| 东山县| 三亚市| 澄迈县| 遂溪县| 宁晋县| 哈密市| 霍林郭勒市| 塔城市| 会昌县| 甘南县| 长武县| 德化县| 陆川县| 泗水县| 东城区| 都兰县| 南澳县| 中方县| 海盐县| 开江县| 隆化县| 吴忠市| 府谷县| 蓬安县| 集贤县| 扶绥县| 会昌县| 普兰店市| 凤庆县| 铜山县| 池州市| 桂东县| 章丘市| 托克托县| 吉隆县| 盐边县| 潜江市| 江口县| 罗源县| 德兴市| 廉江市| 黄浦区| 呼伦贝尔市| 兴隆县| 清河县| 临江市| 蓬溪县| 大同县| 德清县| 白沙| 新河县| 景洪市| 武功县| 邵阳市| 大荔县| 黎城县| 兰西县| 武邑县| 永年县| 通河县| 昭苏县| 涪陵区| 洞头县| 郎溪县| 太保市| 澄迈县| 香港| 望谟县| 申扎县| 瑞金市| 石狮市| 香港| 运城市| 四川省| 临潭县| 广元市| 牙克石市| 石景山区| 启东市| 周宁县| 英德市| 玛曲县| 怀来县| 木兰县| 丰城市| 集贤县| 固始县| 礼泉县| 康马县| 喜德县| 长兴县| 疏附县| 佛学| 贞丰县| 宁都县| 历史| 乌兰浩特市| 原阳县| 普安县|